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21的文章

廢話

 剛剛我在唱歌的時候,唱到阿拉丁的主題曲時才突然發現魔毯是指魔法地毯,我一直以為是魔法掛毯。 所以阿拉丁跟茉莉公主其實是坐在地毯上飛來飛去嗎?感覺好髒喔。

廢話

 今天真的想不到要寫什麼所以就來分享我那莫名其妙的夢。夢裡我們家和一家不認識的人一起去了一個旅館(主打可以住寵物),可是我們沒帶寵物反而帶了一堆阿飄。我們訂了兩間房間,一間住人一間住阿飄,房間有兩層,下面一層是衛浴和寵物休息區,二層則是類似日式的客廳與房間一體的設計。 我整個夢幾乎都待在一樓,衛浴分隔了五間,兩間廁所、淋浴,一間浴缸。在夢裡我先很快樂的去洗了澡(就像遊戲一樣轉場就好了)然後探索一樓,寵物床竟然是上下舖,大概疊了六層左右。 二樓有電視,還有不認識那家的兩個老人在下將棋(完全看不懂),我姐還在教那家的小女孩注音,我因為太無聊就又跑回一樓了,中途還跑去隔壁找阿飄們,但他們也都在做自己的事所以我就只能研究起給寵物玩的玩具們了。 後來被叫起床之後我才突然想到,夢裡不是不會出現陌生人嗎?我夢裡出現超多的!

文手挑戰-以“我希望一直這樣下去”為結尾寫一篇虐文

 “對不起。” ‘被拒絕了啊…’望著女孩離去的背影,眼神漸漸暗下‘理所當然的吧!我又沒有什麼優點,怎麼配得上她呢?’ 還記得每一次被其他人欺負時,她都會站出來制止那些人。對我而言,她就像黑暗中的光芒,使我的世界中出現黑色以外的其他顏色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盡我可能的努力,在畢業後創建了自己的公司,20快30的年齡使許多女子削尖腦袋想成為我的妻子,但我還是喜歡她,雖然我們現在只是朋友 “你看!這是我未婚夫。”她把一位與她戴著同樣指環的男性介紹給我“這是我最好的哥們!”是啊!我只是哥們而已 曾經為我的世界上色的女孩已經有了她的愛人了,望著她那幸福的笑容,我也勾起了嘴角 如果她能幸福的話,我希望一直這麼下去

文手挑戰-不用顏色詞描述天氣好壞

 空氣又濕又熱,整個城市就像一個巨大的蒸籠,燕子追逐著小蟲子在低處飛舞著。抬頭望向天空,厚厚的雲層壓在頭頂上方,給人帶來沉悶的心情。 就快下雨了,騎樓裡的行人匆忙地趕回家,麻雀們躲在角落等待天空將淚水落盡。 啊,什麼時後才會下雨呢?
 “叮咚!” 自動門的聲音打斷了超商裡的寂靜,陳澄放下手中清點的商品回到櫃檯。 半夜的超商內安靜的能聽見客人的腳步聲,外頭呼嘯而過的機車讓店內的光線一瞬間就像抽象畫一樣。 ‘好瘦喔。’陳澄偷偷地打量著客人‘這麼說來我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蒼白的燈光打在黑色的連帽上,為男子的上半臉遮上陰影的庇護,配合著黑色的口罩將整張臉遮的嚴嚴實實。 陳澄一邊發散著思維一邊偷偷觀察這名客人。隨著男子彎腰挑選商品的動作,幾縷捲曲的頭髮從連帽裡露了出來。 ‘誒?好高!’等到男子走向櫃檯陳澄才發現男子其實並不瘦而是身高讓身材比例看上去很瘦。 “一共是106元,需要發票嗎?”熟練的結好賬陳澄抬頭望向男子 “幫我存卡裡。”男子的臉仍然被陰影藏在兜帽下,只能聽見古典樂一般令人舒適的聲音。 “好的,卡片餘額還有276元喔。”低下頭操作了一下,陳澄確認好餘額後重新抬頭向客人露出營業用微笑提醒了一聲。 外頭的小巷開過了一台車,同時男子拿起他的東西側身準備離開。 汽車裡大聲播放著的重金屬搖滾隨著車子離開漸漸消散在空氣中,陳澄看著男子離開的背影,背後起了一片冷汗。 汽車剛剛經過的一瞬間,藉著車燈的光線陳澄看清了連帽下男子的臉。他,或者說「它」根本沒有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宛如星空般亮著細碎光點的黑暗。